•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特稿专题

泰达苏伊士工业园:耕耘埃及九年,誓当现代工业新城领军者

时间:2018-04-04 6:51:49   作者:李果   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阅读:9083   评论:0
内容摘要:编者按 埃及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并同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和非洲国家,也是首个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如今,“一带一路”倡议和埃及发展计划不谋而合。“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基于海陆联运的建设发展,包括建设桥梁、道路、港口、延长交通运输线路,而埃及正致力于全面重建基础设施...
编者按

    埃及是第一个承认新中国并同中国建交的阿拉伯和非洲国家,也是首个与中国建立战略合作关系的阿拉伯和非洲国家。如今,“一带一路”倡议和埃及发展计划不谋而合。“一带一路”倡议的实施基于海陆联运的建设发展,包括建设桥梁、道路、港口、延长交通运输线路,而埃及正致力于全面重建基础设施,建设新港口、新道路。而在“一带一路”建设和埃及的经济发展中,众多中国企业以自己的努力作出了不可替代的贡献,这其中就包括泰达和新希望(7.310, -0.02, -0.27%)。在历经9年的开发建设后,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起步区1.34平方公里已全部建成,如今正在进行扩展区6平方公里的建设工作;而在第一家埃及工厂于2013年投产后,新希望目前在埃及也已经拥有四家饲料工厂。本期“一带一路”跨境采访报道,记者将带你探访这两家在埃及发展的中国企业。(赵海建)

泰达苏伊士工业园:耕耘埃及九年,誓当现代工业新城领军者

    2017年11月25日清晨,在经历12个小时的漫长飞行后,记者终于抵达开罗机场。虽已进入冬季,但在地中海气候的影响下,一件薄外套足够御寒。
    尽管西奈半岛几小时前刚刚发生了严重的暴恐事件,但开罗机场平静如常,候机厅外一名持枪警察热情地与相识的路人握手、聊天。朝霞已经升起,埃及国旗在风中舞动——这个进入全国紧急状态数月之久的国家仍井然有序。
    在埃及市场耕耘9年
    埃及司机拉普赛因早已举着写有记者名字的招牌等候在出口处。本次埃及“一带一路”采访的第一站是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距离开罗约200公里。
泰达苏伊士工业园:耕耘埃及九年,誓当现代工业新城领军者
    驶出机场后,汽车便开始沿着开罗“绕城高速”疾驰。埃及的减速带是一条条实实在在的土包,隆起部分足以使每一辆汽车畏惧,一旦遇到,往往会从此前的100码以上骤减至20码左右。为避免后车追尾,埃及司机在经过减速带时都会打起双闪提示。
    日本车、中国车、美国车……在缺乏现代工业的背景下,埃及包括汽车在内的不少工业产品都需要依靠进口。统计显示,埃及产业的比重为农业11.2%、工业36.3%、服务业52.5%。
    与中国不同,埃及并未经历由农业化、工业化向第三产业过渡的完整阶段,导致经济因缺乏工业支撑而表现乏力,这促成了现任埃及总统塞西大力发展工业的决心。
    在这样的背景下,已在埃及市场耕耘9年的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显示出了巨大的优势。
    2016年1月,访问埃及的国家主席习近平与塞西共同见证了《关于加强两国全面战略伙伴关系的五年实施纲要》、《关于共同推进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建设的谅解备忘录》等多项双边合作文件的签署,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被双方共同确定为重点合作项目。
    拉普赛因在泰达工作了4年,见证了园区的发展。“我学会了一点点中文,因为很多中国人都来我们国家。”拉普赛因说,“我希望有一天可以去中国参观。”
    半小时后,拉普赛因突然指着窗外一片建筑工地说:“看,这是我们的新首都,这里是西门子的发电站。”
    埃及新首都是西塞上台后推行的两大工程之一,埃及政府计划在5到7年内投资450亿美元,打算在这里进行现代化的城市规划。而西塞的另一项工程,则是已经完工的苏伊士运河二期工程。这都给包括中埃泰达在内的中国企业提供了不少机会。
    苏伊士运河经济区管理总局副主席马哈福兹·马祖克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埃泰达是“一带一路”倡议在埃及最好的实践者,已经深入参与到了埃及的工业建设中,埃及方面也会在未来继续向中埃泰达提供各种优惠政策。
    行驶约1个半小时后,汽车右转驶上一条尘土飞扬的在建公路。“泰达!”拉普赛因指了指右边用生疏的中文说道。只见一块绿色广告牌上用中英文写着:“中埃·泰达苏伊士工业园,中埃产能合作示范基地,合作共赢,见证发展”。
    不一样的工业园区
    泰达工业园位于苏伊士西北经济区的三号地块,周围皆荒漠,五公里外可达红海,距离最近的苏伊士城尚有40公里。
泰达苏伊士工业园:耕耘埃及九年,誓当现代工业新城领军者
    正式进入园区前,一块巨大的石碑矗立在道路中央,上书“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与工业园区外部道路尘土飞扬不同,园区内部道路宽阔而干净,两旁的植物也开始增多。
    2009年,中埃·泰达苏伊士经贸合作区起步区正式揭牌运营。在历经9年的开发建设后,起步区1.34平方公里现已全部建成,如今正在进行扩展区6平方公里的建设工作。
    “目前的入区企业已超过70家,其中加工制造类的企业36家,吸引总投资额将近10亿美元。”中埃·泰达苏伊士合作区执行董事会刘億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不要小看脚下这1.34平方公里的土地,它可能是整个埃及每平方公里投入产出比最高的地方。”
    刘億表示,在天津的泰达园区,大概1平方公里投入密度约2亿美元,而苏伊士经贸合作区起步区1.34平方公里的投入密度已经超过了10亿美元。
    更为重要的是,园区内所贡献的就业和税收给予埃及很大的帮助。“我们每年的纳税在2亿-3亿埃镑之间,1.34平方公里的投入产出比可以达到1:10。”刘億说。
    与国内工业园区或者埃及境内其他工业园区最大的区别在于,泰达苏伊士合作区在中心地段修建了一个名为TEDA FUN VALLEY(泰达欢乐谷)的儿童乐园,并划分为不同的主题,如侏罗纪公园、空间站、水上乐园等。
    “我们修建了埃及第一个亲子乐园。”刘億说,“尽管在工业园区内,但已经成为很多埃及人的度假新选择。”
    埃及双休为周五和周六。在双休日的最后一天,四辆白色的大巴车拉来了苏伊士城一所小学四年级的学生。
    随队老师赛义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称,泰达欢乐谷在当地很出名,埃及过去缺少针对儿童的游乐项目,因此学校几乎把各个年级的学生都带来玩了一次。“我们并不觉得这是一个工业园区。”赛义夫说,“这里看不到工厂和机器,像一个安静的小镇。”
    在泰达欢乐谷一侧,是一家由瑞士人经营的星级酒店。尽管四周皆荒漠,但这家酒店的生意却出奇的好。“周末天天满房,平时也有七八成。”中埃泰达企划部员工张卓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除了来园区办公的,主要是很多家长带着孩子来度周末。”
    “我们正在搭建平台”
    刘億是2008年8月来埃及的。“我亲历了埃及三任总统的更迭,尤其是最近三年,塞西总统上台后,埃及的城市风貌、人民的观念都有非常大的变化”。
    在2015年前,他在开罗、苏伊士等城市开车从未迷路。“道路、房屋一直是老样子,变化不大,但塞西上台后发力对城市基建进行整治,一些常去的地方变化非常大,开车需要用导航了。”
    埃及过去以第三产业立国,收入主要来自苏伊士运河、侨汇和旅游。如今,埃及刚刚开始主攻工业化,处于大规模基建时期,钢铁、水泥需求量一直保持高位,这对中国企业来说是一个不错的机会。
    在刘億看来,泰达在埃及扮演的角色类似在“搭台”——利用对埃及市场的了解,为渴望前来投资的中资企业搭建平台。
    “这个合作区的地理位置和泰达在国内的地理位置有着很奇妙的相似性。”刘億说。
    过往十余年不间断开发,泰达将天津渤海湾的盐碱荒滩变成了一座现代化工业新城。而在埃及,中埃泰达也在这块临近苏伊士运河的荒滩上修建一座中埃产业合作园区。
    就海外园区而言,中埃泰达主要依托天津开发区的开发管理经验,把先进的园区建设、管理理念带到埃及来,帮助这个国家发展工业。
    “天津开发区于1984年提出模仿国际化的开发模式,而我们在埃及则是在向国内开发区模式学习。”刘億说。
    不过,埃及和中国对于工业园区的理念并不同。“埃及政府不会对园区土地进行三通一平等国内常见的预处理。”刘億说,“他们给你的就是一块地,剩下的所有事情都需要企业自己处理。”
    泰达·苏伊士工业园区的优势则体现在,除了提供标准化厂房以及预先开通水电外,还为前来投资的中国公司提供相应的配套服务。“我们专门成立服务公司,进行软性服务,从公司注册,到证照办理、人员招聘、员工生活都提供帮助。”
    2.5产业园的构想
    埃及的冬季下午五时即日落,气温很快降到10℃左右。
    从酒店露台望去,除了工业园区内尚有灯光外,四周一片黑暗。事实上,在更远的地方,中埃泰达将建立拓展区,面积接近7平方公里。
    与起步区主要发展装备制造和能源化工不同,扩展区内将建一个“2.5产业园”,一共规划了适合埃及工业发展的7大主导产业,包括新型材料、化工、汽车等。这里还规划了一个IT园区,准备发展电子信息产业。
    事实上,西塞2017年访华时就特别提出,希望中国不仅帮助埃及发展基础工业,两国在航天航空、IT等新技术方面也应有深入合作。
    “埃及经济衰退的主要原因是工业基础比较薄弱,没有现代化的工业支撑。”刘億说,“我们在进行拓展区的产业布局研究时,会针对目前埃及最需要的产业类型进行招商引资。这也是为什么我们提出在6平方公里的拓展区,重点发展纺织、化工、汽车等。”
    刘億介绍说,不要看现在的园区四周皆荒漠,未来的发展潜力实际上非常优越。这里处于苏伊士运河走廊之内,距离红海度假区仅6公里路程,4公里到因苏哈那港,距苏伊士城40公里,而与伊斯梅利亚、塞得港的距离分别是100公里和150公里,开罗距此120公里,新首都距此约70公里,跨过苏伊士运河,海峡对面是西奈半岛。
    “中非泰达的发展目标,是希望从目前的工业园区向城镇化过渡,最终成为一个产城一体的新城,不仅是引入企业,还要引入生产服务和生活配套,包括医疗、教育、文化等方面的配套。”刘億说,“产业也有生命,我们希望在埃及发展成为现代化工业新城的运营商和领军者。”

相关评论
埃中新闻网版权所有 蜀ICP备12010380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