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WAP手机版 RSS订阅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文化旅游

华威先生》有续篇 ——读冰凌小说《现场办公会》

时间:2020/8/19 1:23:11  
内容摘要: 文:闻斋 哥伦比亚大学的汉学家夏志清生前曾经多次慨叹过,他在其著作《中国现代小说史》中捧过四位小说家,其中三位都已经红了,唯独张天翼没有大火。 细思起来,夏志清这话对也不对。他“捧红”的这些小说家里有人的确是因他评点而大红,其中沈从文早已成名但建国后因种种原因被雪藏了。而...
      文:闻斋

     哥伦比亚大学的汉学家夏志清生前曾经多次慨叹过,他在其著作《中国现代小说史》中捧过四位小说家,其中三位都已经红了,唯独张天翼没有大火。
     细思起来,夏志清这话对也不对。他“捧红”的这些小说家里有人的确是因他评点而大红,其中沈从文早已成名但建国后因种种原因被雪藏了。而钱钟书则是因为剑走偏锋、他是做学问的,一生基本上就写过一部小说。在当年作家大都多产的情形下文学史根本没把他算作作家,钱自然被淘汰出局;夏志清重新发掘他并将他捧起,这是事实。至于张爱玲,她也是因为建国后种种原因和“政治不正确”而成了宋代瓷器。革命年代大家对哥窑官窑当然不屑一顾,可熬到了后来古董时髦的年代,夏志清振臂一呼,她自然拥趸无限。
   但张天翼这个个案却有点特殊。他的确是一个被严重低估了的作家。他并没因被夏志清“钦点”而一举出名却是因为他其实一直有名。
    对张天翼,夏志清的评论算不上是提拔“另类”或“发现”他,因为张天翼在现代文学史上名气一直不弱。所以夏志清对他的格外青睐和捧场不属于雪里送炭而是锦上添花。但夏志清关于张天翼的评点也不能说不重要,因为张天翼虽然一生一直在创作,但后来他的写作题材和路子却骤然改了。这一改,他就显得不温不火,在他身上就没有那么富有戏剧性啦。
    建国后张天翼开始改成专写童话。虽然他做过中国作协书记处书记,也担任过《人民文学》主编,但张天翼主要写的是《大林和小林》《宝葫芦的秘密》《秃秃大王》之类,完全没有了解放前写《华威先生》和《鬼土日记》时那样的讽刺、锋芒和幽默,他又如何能、如何敢火得起来!
    读过张天翼《华威先生》的人一定会佩服他的犀利、深刻和嬉笑怒骂皆成文章的幽默。他善用夸张却把夸张拿捏得很有分寸,用解剖刀一般的笔剖析社会弊端、揭露虚伪政客和文人的嘴脸,真正做到了入木三分和栩栩如生。但张天翼的手法却不仅是严厉批判而是用辛辣的调侃甚至戏谑的温存来突出人物,把讽刺对象嵌入到了时代和社会背景中,使他不朽;而这种不朽是把丑恶钉上耻辱柱,通过嘲笑和鞭挞这些丑类而达到启迪社会、发人深省的效果。《华威先生》可以说是张天翼小说创作的一个典型代表;因之,他被誉为民国时期罕有的善写辛辣讽刺小说的幽默大师。
    当然,讽刺小说却是文学作品中比较难写的一类。因为若想写好它,作家所能依仗的不仅仅是文学才能,而更要有对人性的理解、对世情的深入观察和悲悯的情怀。否则,极容易写得油滑肤浅且把严肃的生活流为闹剧。
    以当年张天翼《华威先生》为例,为了塑造一个以抗战为借口招摇撞骗发国难财且到处邀功请赏捞虚名的小政客,张天翼撷取了自己在当年抗敌宣传活动中的多个真实事件和真实人物撮合而成。但如果只有生活真实显然不够,而且需要将之提炼集中和典型化;特别是需要犀利和辛辣的语言、文笔以及用真实可信的细节来精雕细刻,才能把这样虚伪的奸人类型立体地塑造出来。张天翼以狮虎搏兔的态度和用牛刀杀鸡的努力写讽刺小说,在他此作发表以后,“华威先生”遂成经典。此后,凡是提及这类猥琐奸佞却招摇撞骗的虚伪政客时人们皆以此名之。
    读《华威先生》的深刻和幽默,笔者深深佩服它的犀利和精妙绝伦,将此作引为讽刺小说的绝响。可惜从那以后,因为政治原因和客观社会舆情控制等因素,80余年来,很少再能见到这样优秀的讽刺文学作品了。没料到,最近读到冰凌短篇小说《现场办公会》,又引起了我当年读《华威先生》般的相关文学联想,有种似曾相识的惊喜;觉得值得援笔一写,向爱好文学的朋友们一荐。
   冰凌是一位出色的小说家,他在中美两国都出版过小说、散文和文学著作。身兼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和众多国际-国内文学社团负责人,他的主攻方向仍是短篇小说,但也有中篇《旅美生活》《中风》等问世。他的主要成就在幽默短篇和微型小说。其写作题材比较宏阔,主要范畴横跨中国和美国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近年来冰凌坐镇杭州,是作家型的企业家和企业家型的作家——叙述这些,细心的读者会发现,将跟我们后边将要讨论的他的新作《现场办公会》有直接和间接的关联。
    冰凌近年来出版了文集和大量短篇小说作品。他也利用地利之便参与了海内外的很多文学和商业及学术活动,当然有机会参加了各个层级大量的会议。这些经历和观察跟他《现场办公会》的创作有关,或者说这些生活中的素材是他创作这篇小说的营养素。
    读冰凌近年来发表的作品,我看到了他对社会问题充满着关注和感情。他观察、提炼生活并有效地汲取题材淬炼成诗。仅以开会为题材,他就写出过不少作品。从前些年发表的《回国开会》《采访》等等,到眼下发表的《现场办公会》,题材虽然有异,但其人文关怀和讽刺批判的锋芒却是一以贯之的。
    此篇《现场办公会》是他另一个短篇《宝宝的“出口”问题》的续篇。上篇写的是一个家庭宝贝孙子发病的一场虚惊本无足为奇,但是这个续篇却以皮里阳秋的戏拟笔法将这个题材进行了升华和主题拓展。可以说,它是前一篇小说的点铁成金之作。在这里,它故意用严肃笔调来夸张鸡毛蒜皮的庸常生活并将其延伸到荒唐的境地,以形成荒诞和喜剧效果。
    但是,读完这篇小说,我们会体悟到作者的目的却不是简简单单地为了博大家一笑而是将其升华为严肃题材并以无辜的口吻烘托一个寓言:这篇小说中描写的那种矫情、卖弄、造作和虚荣并不仅仅会发生在家庭,而是现实中人与人甚至官场和社交生活中的具体而微的种种表现。这里讽刺的对象决不仅限于夏家和田家而是社会中某些官场、学术场乃至于人际关系和社会互动中道德伦理的具体呈现。你说它虚伪也罢,你认它可笑也罢——其实,你我都在不自觉地生活甚至沆瀣在其中。
    人和人之间能不能坦诚相见?社会中的各种利益乃至虚名大家能不能放下?在亲情和世情的夹击中人性在受到一而再再而三的拷问和征询。——作为小说家的冰凌在此却举重若轻,他像一个优秀的相声表演艺术家,绷着脸一本正经地将荒诞进行到底。因之,这篇小说可以被看成是一篇寓言,它有着多重的象征和符号意味。
    开会,在这里成了仪式也成了面具和荒诞的符号。人们通过自我排揎自我抬举自我狂欢而将平淡的生活变成活报剧。这看似荒唐的描写里有没有现实的影子?有没有社会的影子?夏总和田教授是在欺骗自己还是欺骗别人抑或是在自欺的同时又在欺人?——这些都是冰凌向我们提出的问题。这些温文尔雅、表面上的亮丽光鲜的温馨会议又到底寓意着什么,冰凌一本正经的描写让我们想到了很多。我不止是想到了张天翼的《华威先生》,也想到了塞万提斯《堂吉诃德》中的喜剧场景和《秃头歌女》等荒诞派戏剧中含笑的泪。
    从冰凌《现场办公会》里我看到了张天翼讽刺和幽默精灵的复活和归来,也似乎看到了《华威先生》的当代续篇。我希望能看到冰凌更多此类精彩小说的出现。
 
著名外交家、著名学者、诗人袁南生大使

七律 · 喜读冰凌幽默短篇小说有怀 
 
高扬奇帜立潮头,
幽默联篇美梦留。
每借清风裁紫锦,
总将妙笔作新秋。
世间型典形如栩,
道里潜规意若悠。
剪韵敲词书万象,
畅游文海逐江流! 
 
七绝 · 为冰凌幽默小说
《现场办公会》点赞 
 
新篇意象万千重,
苦辣甜酸笔下生。
一默幽然还一笑,
大师无愧是冰凌。 
 
    袁南生大使:
    新中国历史上第一位博士大使、著名外交家、著名学者、诗人。曾先后出任中国驻埃及大使馆公使衔参赞、中国驻印度孟买总领事,中国驻津巴布韦共和国大使,中国驻苏里南共和国大使,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馆总领事。后担任外交学院党委书记、常务副院长。
 
华威先生》有续篇_——读冰凌小说《现场办公会》
袁南生大使(左)与冰凌(右)合影
 
冰凌幽默小说:现场办公会
 
    文:冰凌
 
    周六,在夏家召开现场办公会,夏家、田家人全部参加。 
    夏小天在大电视屏幕上打上五个大字:现场办公会。 
    山妹子在书房摆开了长条桌,扳指数了数参会的人数,一共是六位,于是摆了六张椅子。 
    夏长天高度重视这次现场办公会,会前再次检查布置情况。他数了数椅子:“哎,不对呀,山妹子,怎么才六个人呢?” 
    山妹子扳起手指数着:“爷爷你,奶奶,外公,外婆,小天哥,小苗姐,一共六个嘛。” 
    夏长天说:“那你呢?宝宝呢?” 
    山妹子脸上放出光来:“俺也参加?” 
    夏长天说:“那当然啦!我们六个大人是正式代表,你和宝宝是列席代表。而且你还是大会后勤部长嘛。” 
    山妹子说:“真的啊!今晚俺要告诉俺娘,俺参加开会啦!” 
    夏小天说:“爸啊,宝宝参加什么会啊?他还小。” 
    夏长天说:“要让宝宝参加,让他从小就感受开会,熟悉开会,将来走上社会,开会就会成为他手上的一张王牌!现在,哪一项工作离得了开会?” 
    等山妹子布置好,夏长天从房间里抱出一个纸箱,从里面取出桌签,一一摆在桌子上,又在桌签旁边摆上一个代表证。每个人位置前面摆上一本真皮封面笔记本和一支金色签字笔。 
    9点钟,田格致、董红霞夫妇到,家里立刻热闹起来。 
    田格致抱着宝宝亲了又亲,说:“理论上说对独生子女不能溺爱,可是现实生活中我们两家就这么一个宝贝,岂能不溺爱呢?” 
    夏长天拍了拍手说:“来来来,各位代表,请进入会场,按桌签上的名字就坐。我们大会准时开始啊。” 
    董红霞第一个进入会场,惊讶道:“啊呀!每个人都有牌牌,还有代表证。宝宝奶奶,我今天才知道您的大名,林水仙,多水灵的名字啊!” 
    田格致落座,拍拍扶手:“这小天还真是通才,连会务都办得这么精致。” 
    田小苗说:“爸啊,小天哪会做这些,都是宝宝的爷爷一手准备的。” 
    田格致对夏长天拱拱手:“夏总啊,失敬失敬!你的这一番布置,可谓精心又精致!我多次参加全国性的学术大会,与你的这一番精心布置完全不可比。你看看,这样考究的笔记本和笔,啊啊,真令人爱不释手啊。” 
    夏长天说:“这是我的一点家底,权当大会发给代表们的纪念品吧。” 
    田格致说:“这次现场办公会给我一个启示,上面三声五令少开会,是指公务方面少开会,但是并没有限制家庭会议啊,开家庭会,解决家庭矛盾,就避免将家庭矛盾转移到社会上,给社会添乱添堵。这是我们要好好研究的课题。” 
    夏长天说:“亲家公说的好!这就是我们召开这次大会的意义所在嘛!好的,大家都到齐了,我们就要正式开会了。今天大会有两项议程,一,就是专题研究如何保证夏宝宝 '出口' 畅通问题;二,研究成立'出口问题立即办' 办公室,选举产生领导班子。下面请夏小天同志主持大会。” 
    夏小天捏了捏儿子的脸蛋,笑嘻嘻地说:“好的,我们现在开会,谁先说?” 
    夏长天用手制止了一下:“主持人,你忽略了大会一个重要的程序。你要先介绍一下出席大会的每一位领导和主要嘉宾。” 
    夏小天说:“开会应该直奔主题,简洁明了,我在国外也参加过不少会,都是直奔主题,哪像我们国内开会前还有那么多程序。” 
    夏长天说:“这你就不了解国情了。会前对领导和主要嘉宾的介绍,是对他们的尊重,也是向出席大会的代表们通报哪些领导和嘉宾出席了大会,因为出席大会的领导的职位越高,那么,这次大会的规格也就越高。所以这个程序是非常必要的。就拿今天大会来说,我是副厅级退休领导,出席今天的大会,那就说明今天大会规格是不低的。” 
    董红霞说:“是啊,我们家田教授是全国什么语言研究会的副会长,相当副部长级。” 
    田格致说:“你封官倒轻巧。” 
    董红霞说:“咦!不是你自己说的嘛?” 
    夏长天笑了笑。 
    田格致挥挥手:“一派戏言!一派戏言!我们还是正式开会吧。” 
    夏小天逐一介绍参会的代表,介绍到夏长天时,夏长天站起来,向大家鞠了一躬。最后介绍到夏宝宝时,夏宝宝双手拍起桌子,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随后,夏小天组织大家讨论如何保证夏宝宝 '出口' 畅通问题。大家争先恐后抢着发言,会议气氛热烈。特别是田格致的长篇发言,更博得热烈的掌声。 
    最后,会议达成了一致的共识:一,以科学发展思想作为指导思想,起草一份夏宝宝的三餐食谱,要求营养丰富而又均衡。具体由林水仙、董红霞、山妹子负责。二,增强夏宝宝的体质,提高他的运动量,特别加强他的跑步训练。具体由夏长天、夏小天负责。三,训练夏宝宝熟记并朗读唐诗一百首,从小灌输中国古诗词,进行中国古文化教育。具体由田格致、田小苗负责。 
    第一项议程圆满结束,夏小天宣布茶歇休息。山妹子端出一碗碗红豆沙汤圆,大家吃得高兴,连连夸奖山妹子,夸她是合格的大会后勤部长。 
    山妹子听了热泪盈眶:“今天是俺最幸福的日子!” 
    茶歇完毕,继续开会。夏小天说:“现在进行第二项议程,研究成立'出口问题立即办' 办公室,选举产生领导班子。看看,哪位代表先发言?” 
    顿时,会场立即安静下来,谁也不说话。 
    夏小天说:“我们先要选举一位办公室主任。看看谁来担任这个办公室主任?” 
    大家还是不说话。 
    夏小天说:“嘿嘿,大家都不说话,干脆我来当这个办公室主任算了。” 
    夏小天刚说完,就被田小苗踢了一脚。夏小天一看,父亲母亲,岳父岳母,个个沉默不语。 
    田小苗说:“小天说着玩的,他哪有资格当主任。” 
    夏长天说:“不能说小天同志没有资格当主任。问题是小天同志还没有认识到这项工作的重要意义,仅仅是宝宝肠胃通不通的问题吗?不是啊!除了宝宝吃喝拉撒,还有宝宝各种教育问题,等等等等,事情的核心,就是把宝宝培养成合格的红色接班人,也就是国家的栋梁!所以说,这个办公室主任肩负着重大的责任。” 
    董红霞说:“要我说啊,宝宝全是奶奶带大的,奶奶最有资格当办公室主任。” 
    林水仙摆着手说:“我哪行啊,一头忙到黑,不行不行。我看亲家母,你倒可以当这个头。” 
    田格致缓缓摇头:“红霞是一位退休会计师,尚缺少理论,难以胜任主任一职。” 
    董红霞说:“哎,你这个老田!我怎么就不能胜任呢?” 
    林水仙说:“亲家母会做人,可以胜任。” 
    田小苗说:“妈啊,你就不要争了。这个办公室主任,要由一位德高望重的人来担任。” 
    夏小天说:“哎,NONONO,要启用年轻人,放心大胆让他们干。” 
    夏长天说:“很好很好!大家参政热情这么高。非常可喜!我想啊,我们这个办公室下属要设立几个部门,让大家各负一职,比如理论研究部,要请我们田教授挂帅;比如对外交流部,请红霞同志负责;比如行政事务部,请小天同志负责;再比如文艺体育部,请小苗同志负责;还有,后勤供应部,请水仙同志和山妹子同志负责。” 
    林水仙说:“老头子,你呢?你负责哪一块啊?” 
    夏长天说:“我嘛?嘿嘿……” 
    林水仙说:“你想当办公室主任?” 
    夏长天说:“各位代表如果希望我当办公室主任的话,那么我一定是不能推辞的。” 
    夏小天劝道:“爸啊,你工作了一辈子,现在好不容易退休了,应该好好休息,安享晚年。这些事由我们年轻人来干。” 
    林水仙说:“他哪有时间干啊?外面还担任我们小区夕阳红娱乐中心顾问,一帮大妈就围着他转。” 
    田格致说:“夏总,那你不能这样过度操劳,毕竟年龄不饶人。而且你外面还有兼职,岂能专心担任办公室主任呢?” 
    董红霞说:“要不请我们家田教授当办公室主任,让他对我们家的事多担当一些。” 
    夏长天说:“红霞同志这个提意倒不错。田教授理论水平高,有利于指导工作。可是,办公室主任还需要管理经验和运作方法,在这一点上会不会为难田教授。” 
    董红霞说:“那不会的,田教授在学校长期担任教研室主任,有丰富的管理经验。” 
    田格致说:“我说两句吧。本来我对当这个办公室主任既不感兴趣,也没有一点想法,但是,随着会议的深入,我突然有兴趣,有想法了。为什么呢?一,会议的意题,涉及到社会与家庭的关系问题,这是一个我一直想研究的课题;第二,我虽然长期担任教研室主任,但是它一直在象牙塔之中,与社会低层生活是脱钩的。这就需要我补上这一课。所以我正式决定,参与办公室主任的竞选。为此我建议,在座的六位正式代表都有资格竞选办公室主任。每位代表发表自己的竞选演说,然后我们择优推选出办公室主任。诸位看看如何?” 
    夏小天搓着双手说:“好啊好啊!每一位代表发表竞选演说。” 
    田小苗说:“我退出我退出,我不会说。我也当不了主任。” 
    夏小天说:“我先发表竞选演说。我,夏小天,出生于1990年,今年29岁,正是青春焕发、年富力强的年纪。这是我的第一个优势;我具有海归的背景,获得世界名校硕士学历。这是我的第二个优势;我现在担任晚报社网络版主任,手下管着38位编辑记者,连续两年评为报社先进集体。这是我的第三个优势;最后,最重要的一个优势是,我是宝宝的爸爸,因此我有绝对的优势担任办公室主任。” 
    林水仙说:“你是宝宝的爸爸,你带过几天宝宝?你喂过饭吗?带他出去玩过吗?晚上陪他睡过觉吗?” 
    田小苗说:“就是就是!你晚上陪他睡过觉吗?” 
    夏小天贴着妻子耳边说:“陪你睡啊!” 
    田小苗往丈夫身上敲了一拳。 
    夏长天说:“看来小天同志还需要我们这些老同志带一程啊!是吧田教授?” 
    田格致频频点头:“我深有同感。” 
    林水仙说:“我反对你们三个大老爷们当办公室主任!在家里,你们做事哪个靠谱的?” 
    田格致说:“亲家母,你这打击面未免太大了,而且最不应该的是把我拖进去了,我着实冤枉!” 
    夏长天说:“水仙同志这一段时间讲话情绪化比较严重,夕阳红娱乐中心那些大妈经常来找我汇报工作,惹得水仙同志对我有误解,这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们不要把情绪带到工作上啊。” 
    林水仙说:“我自己不当这个主任,我推选亲家母当主任。亲家母,你发表演说,我支持你!” 
    董红霞说:“那我说了,我是大专学历,在食品公司财务科,做了30年的会计。大家知道,财务科是一个公司的核心部门,也是公司管理的中心,我对管理是清楚的。另外,我当办公室主任,可以经常来这里,可以帮助奶奶带宝宝,做点家务什么的。” 
    林水仙鼓掌,说:“好!好!我投亲家母一票。” 
    大家面面相觑,没有反应。 
    夏长天说:“红霞同志的心情我们完全可以理解,我们也热忱欢迎你经常来我们家,这样水仙同志也可以减轻一定的负担。但是,这和当办公室主任还是两码事。是吧田教授?” 
    田格致点点头:“夏总所言极是。” 
    夏小天说:“还有两位老爸,你们,谁先发表竞选演说?” 
    田格致说:“请夏总先说。” 
    夏长天说:“我已经习惯最后讲话了,还是请田教授先说吧。” 
    田格致说:“那我就先礼后兵了。我越想越觉得,这个办公室主任的职位,我是志在必得。为什么?我要通过担任这个办公室主任,从实践中上升到理论研究,开辟一个新的学说——现代家庭核心论。我从事理论研究已经长达30多年,出版专著12部。我完全有信心建立这门新兴学说。” 
    夏长天说:“田教授想法很好,可以理解的。我赞成在办公室下面专门设立理论研究部,从事这方面的研究。但是,我不太赞成拿我们第三代夏宝宝同志做实验性的研究。万一研究出现偏差,岂不产生负面效果?这一点上我们要慎之又慎。” 
    田格致说:“夏总所言实则是偷换概念。” 
    夏长天说:“田教授的研究我会考虑的。请放心。” 
    田格致说:“夏总啊,现在还在竞选,怎么你说话的口气好像你现在就是办公室主任了呢?” 
    夏长天说:“这是明摆的事,第一,我级别最高,享受厅级待遇。德高望重,刚才小苗同志说的指的就是我。” 
    田格致扭头问女儿:“是吗?” 
    田小苗赶紧说:“还有爸爸你。” 
    田格致说:“对嘛。”   
    夏长天说:“我呢,论文凭学历,我和你们都比不了。我全靠自己努力,从一个学徒工干起,最后担任总公司的第一把手,管理过三千多员工。所以我的企业管理经验是不容置疑的。仅凭这两点,理所当然应该担任办公室主任。” 
    大家面面相觑,没有反应。 
    夏长天看了妻子一眼:“水仙同志请放心,我当选办公室主任后,一定辞掉小区夕阳红娱乐中心顾问。” 
    林水仙眼睛一亮:“说的是真话?” 
    夏长天说:“真话。” 
    林水仙说:“好!我支持你!这可除去我心头一块心病。” 
    大家都发表了竞选演说,但是没有一位被大家一致推选当办公室主任,谁也不服谁。 
    林水仙说:“这咋办呢?” 
    夏小天也束手无策:“是不是下次开会再选?” 
    “啪!”突然,夏长天往桌子上拍下一张银行卡,说:“我如果当选办公室主任,我愿每个月资助办公费用三千元!” 
    大家惊住了。 
    田格致一想,带头鼓起掌,说:“夏总此举虽不那么令人信服,但是,每个月能资助三千元办公费用,委实难得。要知道,没有经费,要搞研究,那是多难啊!我、我退出竞选,支持夏总当选办公室主任。” 
    大家稀稀拉拉鼓起掌来。 
    林水仙说:“这你得用自己的私房钱啊!” 
    现场办公会圆满结束,夏小天很快形成一份会议纪要。 
    “出口问题立即办”办公室正式成立,夏长天担任办公室第一主任,根据夏长天第一主任提议,田格致担任办公室第二主任兼任理论研究部部长,夏小天担任办公室执行主任兼任行政事务部部长,董红霞担任对外交流部部长,田小苗担任文艺体育部部长,林水仙担任后勤供应部部长,另外,山妹子担任后勤供应部副部长。 
    山妹子把会场收抬干净,看见夏长天背着手,还在会场来回踱步,忙说:“爷爷,祝贺你当选办公室第一主任!” 
    夏长天说:“好好好,山妹子啊,这次我们破格启用年轻人,任命你担任后勤供应部副部长,你要好好工作,不辜负爷爷对你的期望啊!” 
    山妹子连连点头:“哎!哎!爷爷,俺问你一个问题,副部长有没有村长大?” 
    夏长天说:“比村长大!我们是厅级单位嘛!”
      2020年8月11日作
 
 
冰凌幽默小说:宝宝的 “出口” 问题
 
    文:冰凌
 
    宝宝已经四天没有拉屎了,全家人急得掉进了热锅。 
    宝宝的奶奶最着急,简直急坏了!不停的说:“这咋办呢?这咋办呢?” 宝宝由奶奶带着,奶奶自然感到自己责任最大。 
    宝宝的妈妈田小苗,就跟她的名字一样,就像自己还没有长大,只会在旁边穷咋呼,上班时没过十几分钟就打电话来:“妈啊,宝宝大了吗?” 
    奶奶说:“没呢,这咋办呢?” 
    田小苗说:“你扒开他的小屁屁,看看有没有动静。” 
    一会儿,奶奶说:“没动静。” 
    田小苗说:“我来看,视频!打开视频,对着他的小屁屁,摸摸看,有没有热乎乎的动静?” 
    奶奶说:“冰冰凉!” 
    宝宝的爸爸夏小天在报社当网络版主编,他随即建立一个《宝宝 “出口 ”问题》专题微信群,让家里人在群里互通信息,献计献策。大家对宝宝 “出口” 问题展开了热烈的讨论,分析原因,贡献秘方,好不热闹。 
    宝宝的外公田格致是大学老师,他很快在群里发表意见:“ 宝宝的 '出口’ 问题,涉及到治标还是治本的问题;涉及到当今社会食物结构问题;涉及到父母(亦包括祖父祖母外祖父外祖母等)对独生子女过度溺爱的问题。若不从高端层面解决三个 '涉及' 问题,那么宝宝既使畅通了,还会再一再二甚至再三堵塞……” 
    宝宝的爷爷夏长天原先是一家公司的总经理,如今到点退休在家。他看了亲家的高论笑道:“这亲家公,书生气十足,哪那么多理论问题。明天两家人员全部集中,到夏家来开现场办公会,就地解决问题。” 
    夏小天说:“老爸,现在还开什么现场办公会啊?现在要开就开网络视频会。大家呆在家里,看着电视开会。” 
    夏长天嗤之以鼻:“ 这样开会哪有什么气氛啊?” 
    宝宝的外婆董红霞放弃跳广场舞,专门跑到医院去咨询,医生告诉她可用开塞露,她高兴得配了两支,送到女儿的公司,不想被女儿一顿数落:“妈啊!宝宝的小屁屁多娇嫩啊!这硬邦邦的塑料管还不把它扎出血来?” 
    董红霞说:“ 你可以涂在手指上慢慢抹嘛。” 
    田小苗说:“ 哎呀,抹在外面有什么用啊!” 
    董红霞说:“你跟婆婆说说,不要整天尽给宝宝塞肉丸子,要吃点蔬菜,蔬菜里有纤维。” 
    田小苗说 :“和她说了,老太太就是不听。妈啊,你去和她说说。” 
    董红霞说:“好,我明天就去。” 
    第五天了,宝宝还没有拉屎。 
    小保姆山妹子急了,用自己的塑料杯倒了一杯温水,从箱子里拿出老家带来的蜂蜜瓶,往杯子里倒了一些蜂蜜,用食指搅了搅,开门悄悄招呼宝宝进房间里:“ 宝宝,进来,喝掉!” 
    宝宝歪着头问:“ 甜吗?” 
    山妹子说:“ 甜!不信你喝一口。” 
    宝宝喝了一口:“嗯,甜。”端起杯子 “咕噜咕噜” 全喝光。 
    奶奶突然推门进来:“山妹子啊,你给宝宝偷偷摸摸喝什么?干不干净啊?” 
    山妹子说:“是俺老家带来的蜂蜜,纯蜂蜜!比城里买的蜂蜜干净十几倍!” 
    奶奶说:“那也不能一下子喝那么一大杯啊?小肚子哪撑得起啊?” 
    山妹子委屈得眼泪掉下来。 
    董红霞进来劝道:“ 山妹子啊,奶奶话重了,但是说得有道理啊!不哭啦,啊!我知道你也是为了宝宝好,让宝宝早一点拉出屎来。” 
   山妹子点点头,抹去眼泪。 
    晚上,田小苗突然发出一声惊叫:“妈!大出来啦!大出来啦!” 她端着痰盂冲到客厅:“妈啊!你快来看啊!” 
    奶奶冲出房间,抢过痰盂,双手颤颤抖抖端着痰盂,深情望着,迸出一句话:“多像黄金条啊!” 
    田小苗说:“ 像!像!像!” 
    奶奶把痰盂端到丈夫面前:“老头子啊!你孙子大出黄金条啦!” 
     夏长天戴上老花镜,凑近细看,一拍手掌:“好!好极了!将来可以开黄金公司!” 他兴奋之余未免有点遗憾,这次要是在开好现场办公会后再产出黄金条来,那该多好啊! 
    田小苗打开手机:“妈啊,快把痰盂放到灯下面,我要好好拍两张照片。”她拍完照片,用美图处理后,马上发到《宝宝 “出囗” 问题》群里,然后写上:“特大喜讯——宝宝终于大出来啦!总共大出两条,就像黃金条一样,颜色金黄,形状完整。发红包!发红包!” 
    董红霞第一个点赞,写道:“首先要感谢奶奶,五天来始终战斗在第一线!” 
    山妹子抢了一个红包,写道:“ 俺的蜂蜜水真管用,宝宝一喝就拉出屎来。” 
    董红霞立刻给了一个大拇指,心里说,这小保姆倒知道抢头功,哼,没有我下午偷偷的给宝宝挤了两下开塞露,宝宝能下黄金条吗? 
    田格致在群里写道:“ 欣闻外孙 '出口' 渠道已畅通,不禁欣喜万分,感慨万千!总而言之,可喜可贺,在此特表祝贺!同时,我们仍要强调,如何亡羊补牢,防止再堵,首先自然要解决好 '三个涉及' 问题,另外还要处理好 '出口' 与 '进口’ 的协调关系,我将在明日详细阐述如何处理好这两者的协调关系,敬请期待。” 
    夏长天随即在群里批道:“ 同意!夏长天。建议周六在夏家召开现场办公会,专题研究如何保证夏宝宝 '出口' 畅通问题;研究成立'出口问题立即办' 办公室。1,请夏小天同志做好相关会务工作。2,请山妹子同志安排好会后餐叙工作。” 
    山妹子在群里问道:“ 要喝酒吗?” 
    夏长天批道:“ 可以喝酒,一则会议包含喜庆,可以适当庆祝一下;另外夏小天同志曾经在外留学,海归回国工作,对海归人士参加宴会喝酒,我们可以适度放宽限制嘛。噢,对了,把我存了20年的那瓶西凤酒拿出来,喝了!” 
    夏小天还在单位加班,正在批发稿子,看到妻子发来照片,激动得跳起来,爆喊一声:“黃金条!” 惹得大家都惊望着他。 
    夏小天满脑子是黄金条,一篇稿子标题横在他眼前:《占山区大力建设绿色生态产业园》。他大笔一挥,随手改成《占山区大力建设黃金条产业园》。 
    夏小天红笔一签:“发稿!夏小天。”

    冰凌简介
 
华威先生》有续篇_——读冰凌小说《现场办公会》
 
    冰凌,本名姜卫民,旅美幽默小说家、出版家。1956年生于上海,毕业于复旦大学新闻学院,曾任《法制瞭望》杂志编辑部主任。1994年旅居美国。现任全美中国作家联谊会会长、纽约商务传媒集团董事长、纽约商务出版社社长兼总编辑、《纽约商务》杂志社社长、《文化中华》杂志社社长、《华人》月刋总编辑、《世界生态》杂志社名誉社长、福州大学客座教授、浙江工商大学杭州商学院人文学院名誉院长、兼职教授、福建中医药大学客座教授、浙江中华文化学院客座教授、河北美术学院终身教授、阳光学院客座教授等。出版著作《冰凌幽默小说选》《冰凌自选集》《冰凌幽默艺术论》《冰凌文集》等。

相关评论
埃中新闻网版权所有